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怎样才能长高 >> 正文

【菊韵】分手快乐(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与其在没有爱的婚姻里挣扎,不如解脱出来,去追寻新生活

——题记

甲寅街上摆满了长长的宴席,地上密密麻麻地铺着一层青松,林梦忙得满头大汗,她把所有的菜都摆上来了,只等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品尝。李梅和王若溪在林梦家里收拾残局,厨房里乱七八糟的,林梦的婆婆带着林梦的两个孩子在外面玩。

杨大鹏对着镜子摆弄着他那浓密的头发,徐永丽在老地方等着他,他们一直在那家酒店约会。杨大鹏长得很帅,帅得有点张扬,再加上他那张能说会哄的嘴,深得徐永丽的心,徐永丽就喜欢帅哥,况且这个帅哥对她还不吝啬。她以为杨大鹏给她花的钱都是他自己做彩钢瓦赚的。

王若溪对李梅抱怨着说:“杨大鹏太过份了,他和徐永丽在蒙自潇洒,连过六月年都不回家了,可是他都这样了,小梦还回来,帮她婆婆做饭招待客人,我都看不下去了,等过完六月年,我一定要把她带走,不能让她再这样下去了,看着她那个样子,我好心疼。”

王若溪刚说完,林梦的婆婆突然从外面冲到厨房里惊讶地问道:“什么!大鹏他干什么了!他怎么能这样呢,小梦这么好的女儿,他答应我好好的啊,他怎么能再一次辜负她呢,你们不能把小梦带走啊!我那两个孙儿还小,她们不能没有妈妈。”

“姨妈,你们不要把我妈妈带走,好不好?我和弟弟舍不得妈妈,妈妈好不容易才回家看我们一次,我想让妈妈多陪我几天。”林梦的女儿杨林玲挤着眼泪楚楚可怜地说。

李梅急忙抱起九岁的林玲,给她擦干眼泪和鼻涕,然后柔柔的说:“林玲不哭,我们两个会和你妈妈一起,多陪你们玩几天的,你先带弟弟出去玩好不好,我们和奶奶说说话。”

李梅瞪了王若溪一眼,小心地对林梦的婆婆说:“婶婶,林梦和杨大鹏在感情上出了点问题,我想过了年出去他们会解决好的,你不要担心,更不要难过。”

“你们两个别瞒着我了,村里好多人都说大鹏在外面有一个,我以为他们在乱说,没想到是真的!”

说完后她马上打电话给儿子杨大鹏,连哭带吼地说:“杨大鹏,你到底在外面做什么?连过六月年都不回家,别拿忙来当借口,我只问你一句,你心里还有没有孩子,还有没有小梦,还有没有这个家了?我警告你,如果你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小梦的事,我也不会饶你的。”

挂电话后,杨大鹏马上打电话给林梦,吼道:“你跟我阿妈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一定要让她心里难过你才舒服吗!过不下去就离婚吧!别拖着了。”

林梦心里很疑惑,她什么也没跟婆婆说,杨大鹏为什么要打电话跟她这样说呢!她想起了李梅她们和她婆婆在一起。

“我告诉你杨大鹏,去年我在昆明过得好好的,是你三番五次地来求我,说是为了孩子会改了,我才回来的,但是没想到你还变本加厉的,做这么过份,连过六月年都不回家,孩子有你这样的父亲,你妈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可怜。”

“本来我是不忍心跟你阿妈说我们的事的,但是这次我要让她知道,你知道我心里心疼孩子,所以利用我的这点心理骗我回到你身边来,为了孩子,我甚至想再给你一个机会回头的,其实回来过年就是给你机会,我在心里打赌,如果你回家来了,我们好好谈谈,兴许还能过下去,如果你不回来,我就跟你离婚,没想到你真这么无情。”

林梦越说越激动,把心里想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甲寅只有一条主街,街上人山人海,宴席足足摆了一千多米,有些来得早的客人吃过后,又来一桌,主人不得不重新再摆上一桌菜,给后来的客人吃。进甲寅的公路上找不到停车的地方了,许多车,许多人,挤在街口,云南电视台的车开在人群里很显眼。

甲寅独特的民族风情,和美丽的哈尼梯田风景,吸引了许许多多的中外游客。每年到甲寅过六月年的人都很多,所有的旅馆全住满了人,街上每张桌子上也都坐满了人,林梦的婆婆会跳哈尼族舞,她和大家一起,穿着艳丽多彩的哈尼族服饰,戴着精美的银饰坠,站在街口迎接从远方来的客人。

林梦找了两套好看的哈尼族服饰,给王若溪和李梅也换上了。她说到了下午,本乡的人们都会穿着多姿多彩的哈尼族服饰,载歌载舞,给远道而来的客人敬酒,这样盛大的节日,要盛装出席才对,不能辜负了这节日。她们没有和婆婆一起去迎接,因为要招待客人,王若溪和李梅跟林梦一起,热情地招待着客人,她们三个人的脸上,都一样挂着笑容,谁也看不出来,林梦刚刚经历过什么。

六月年过完后,林梦收拾了东西准备和王若溪她们两个人一起走,她们是趁着孩子出去玩的时候悄悄走的。当她们快要离开村子的时候,两个孩子突然追上来了,她们哭着喊着说:“姨妈你们不能带我妈妈走,我们要妈妈留下来陪我们。”

林梦心疼地抱着两个孩子说:“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妈妈也舍不得你们呀,但是妈妈要是不工作,就不能买漂亮的新衣服给林玲了,也不能买玩具给弟弟啊!”

林玲委屈地哭着说:“妈妈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谁说妈妈不要你们啦!”

“奶奶说爸爸不要妈妈了,所以妈妈也不要我们了,让我们追到你们就不要让妈妈走,妈妈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们了。”杨林玲一边哭一边说,她弟弟也跟着哭。

林梦再也忍不住,抱着孩子哭成一团,李梅和王若溪也跟着流眼泪,她们那天没有走成,又陪了孩子几天才走,林梦更迷茫了,她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一边是年幼的孩子,一边是已经不爱她的杨大鹏,她是要继续在没有爱的婚姻里煎熬,还是离开,她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她心里舍不得孩子,而且,她都三十多岁了,这个尴尬的年龄,不老不小的。

王若溪和李梅都是林梦的闺蜜,她们眼睁睁地看着林梦和杨大鹏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要离婚的结果,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杨大鹏前几年带着几个兄弟在蒙自做彩钢瓦,有时好做,有时不好做,不好做的时候,他会问林梦要钱,他很会说话,他有本事让林梦心甘情愿地把钱给他。小的孩子满一岁后,林梦就把她们交给婆婆照顾着,跟着大鹏到了蒙自打工。到蒙自后,林梦一直在酒店上班,她做得很好,做到了领班的位置,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变得优秀了,大鹏就会永远对她好,当知道大鹏有了徐永丽后, 她才知道她错了。

她对大鹏一直都很心软,只要大鹏一哄她,她又原谅他了,有一次她发现大鹏的车上有女性用品,小心翼翼地问大鹏那是谁的东西,大鹏说是朋友的老婆的,林梦虽然怀疑了,但是也没往太坏了想,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看到大鹏和徐永丽在一起亲热后,她才知道大鹏和徐永丽早就在一起了。

徐永丽比林梦年轻漂亮,李梅认识徐永丽,她说徐永丽和杨大鹏一样,比较会哄,所以杨大鹏遇到徐永丽,就注定了林梦的结局,林梦一直是一个很实在的姑娘,她不会说太多的花言巧语,却默默地付出着。

她对大鹏没有底线的好,让大鹏觉得,她很爱他,怕失去他,所以她对他的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大鹏并没有珍惜她。当林梦知道徐永丽存在了那么久后,她选择了逃避,她一个人去了昆明,在昆明的一个酒店里上班,由于熟练,她做得很好,才上了半年多,她就得到了认可。当酒店的一个高层管理开始追求她时,杨大鹏突然出现了。

从此,杨大鹏什么都不干,每天守在酒店们口,等她下班,跟她回家,林梦开始动摇了,她经不住他的纠缠,

杨大鹏很孝顺,一直都很听他妈妈的话,他妈妈求他一定要把林梦找回来,他就去找了。林梦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子,其实她也舍不得两个孩子,而且她们也没领离婚证,所以当杨大鹏去求她后,她就放弃了昆明的工作,又跟着大鹏回去了。

刚回去那段时间,表面上看起来杨大鹏真的改了, 他没有再去找徐永丽,对她也是有所好转,只是林梦总觉得大鹏心不在焉的,心里没有安全感,而且大鹏总说工作很忙,很少陪她,果然,好日子不长,有一天林梦无意中听到他接了徐永丽的电话,接了电话后他就出去了,林梦悄悄地跟着他,到了一家酒店门口。

看到徐永丽的那一刻,林梦失去了理智,她隐藏在心里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爆发出来了,她像一个泼妇一样,不顾一切地去撕扯徐永丽,她们撕扯在一起后,杨大鹏拉过林梦就是一巴掌,还让她滚,她没有想到,杨大鹏会在这个时候打她。

“杨大鹏,要不是看在孩子的面上,我也不会回来,当初是你求着我回来的,我今天才知道,你说的话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以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们。”说完林梦头也不回地跑了,她的脸上挂着泪水。

快过六月年的时候,杨大鹏又求她,求她再回去陪孩子和老人过个年。林梦想着孩子,也想和大鹏再见最后一面,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所以她去了,她请李梅和王若溪一起去过年,她决定过完年,就和杨大鹏做个决断。

杨大鹏的那一巴掌当时把她给打醒了,那一刻她知道她该死心了,可是过了她还是放不下。过完六月年后,她终于决定和杨大鹏离婚,孩子她们共同抚养,谁有时间谁带,没时间的时候,还是杨大鹏的妈妈带着,跟离婚前一样,不伤害孩子。

办离婚手续那天,王若溪和李梅请林梦吃饭,祝福她又回到单身了,林梦喝醉了,脸上笑着,却笑出了眼泪,王若溪抱着她说:“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今天过去,明天你就会有新的故事,比如,昆明酒店的那个,不是还一直跟你联系着吗。”

李梅摸摸她的头说:“今天晚上过后,你要过得快乐,把过去忘了,不要让太多的昨天,占据着你的今天,要不然会活得很累。”

林梦笑着点点头。

北京癫痫病重点医院
癫痫患者可以要孩子吗
青少年癫痫的症状表现

友情链接:

丑态毕露网 | 盗墓之王高清 | 地铁动物园站 | 首钢股份有限公司 | 安阳今日天气预报 | 八角游乐园团购 | 中国聋儿康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