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公搞儿媳妇系列 >> 正文

【流年】生日礼物(日子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晨,太阳刚刚从温床上爬起来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远远地就望见一位老太太站在自家门口拉住一位正欲上菜市场买菜的妇女唠叨着家常。

唉!阿旺他娘,你不知我家阿然有多倒霉,居然娶了个八成火的笨媳妇。

怎么了?老阿婶。阿旺娘好奇地问。

那个人哪!什么都不会做,整天懒得要命,就只知道吃,炒菜呢就太咸,煮汤呢又太淡,连煲个粥都太稀,简直都可以养鱼了,唉,家门不幸哪,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半年了居然连个孩子都还没生下一个。阿然娘唉声叹气地说。

这不才刚结婚半年嘛,您老也太心急了些吧。阿旺娘安慰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前边那阿树,这才结婚两个月不到就已经当爸了,还生了个带把的呢。阿然娘挪挪嘴角羡慕地说道。

人家那是未婚先有了,比不得的。阿旺娘解释道。

……

本来就因为下腹疼痛而整夜都难以入睡的吉丽听到那细碎的说话声在清晨的静寂中清晰地从窗外传入耳畔,不由地更感觉委屈难受,生气地摇着正打着呼噜的丈夫,说。快醒醒!你听听!你妈又在跟别人说我的坏话了,你快听听!别睡了,快听听哪!

还在睡梦中的于然被摇醒过来,不情不愿地稍微睁了一下眼睛,往窗外侧耳听了一下,便转了个身又打起了呼噜。别整天老是疑神疑鬼的。

她气恼地用力推着他的肩膀,愤然道。我疑神疑鬼!你倒是仔细听听看,你妈明明还在那里说我的坏话,怎么又说是我疑神疑鬼了?

她伤心地唠叨了几句后,见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便只能暗自抹着泪抚摸着下腹。昨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子宫长了个瘤,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似的,居然还能睡得那么香。

她晕乎乎地强打起精神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地梳理了一下后就开始上菜市场买菜去,再急急地赶回来做早饭、掠衣服,等大家都吃过饭后再洗碗、擦桌子、扫地、拖地、然后又该开始准备午饭了……

嫁到隔壁村的小姑子带着孩子来串门,母女俩坐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说着说着话题又跑到吉丽身上来。

你不知道那个人多不像话,昨天居然拿已经凉了的饭给我吃,肯定是隔了夜的,害我今天一整天肚子都不太舒服。阿然娘往厨房的方向瞅了一眼,用手指了指,说。

这还得了!你告诉哥了吗?让哥揍她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小姑子挺直了腰杆瞪直了眼放开了嗓门大声说道。

唉!说了!你哥那是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啰!揍她!哼!都怪我自己命不好哪!娶了这么个媳妇。老太太连说话的音调都变了,竟生出了些许哭腔。

妈,你放心,你还有我呢,晚上等我哥下班回来了我就告诉他,我相信哥还不至于不认咱娘俩了,毕竟我们才是一家人,哥可能只是一时让那人迷了魂分不清好坏,我就不信我们还比不上一个外人了。小姑子愤慨道。

听说她子宫里还长了个什么东西呢,我看咱家肯定是得绝后了,我真是命苦哪!娶了这么一个既不孝顺又不能生的东西。老太太终于是挤出了那么两颗混浊的泪珠子来。

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吉丽闻着这些断断续续飘来的话语气得全身发颤,抖了半天,硬是流着泪把这口气生生地给吞了下去。

刚吃过晚饭,小姑子便气冲冲地赶来了。吉丽忙洗了碗收拾了一下就低着头匆匆钻到楼上自己的卧室里心怀忐忑地胡思乱想起来。肯定又是在说我的坏话了。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无奈地等着。一会一定要向老公解释一下,我根本没拿隔了夜的饭给婆婆吃,唉,老是这么忍着也不是个办法,迟早得疯掉的……

王吉丽!你给我下来!别装死人!你给我下来!XXX!XXX!小姑子突然在楼下大声地叫骂起来。她妈的肯定做了亏心事躲藏着不敢出来见人了,真是个有父母生没父母养的东西!也不知她父母是怎么教的,居然教出个这么又没教养又没素质的东西来,还大学生呢!我呸!都不是个人!都他妈的是XXX!

王吉丽终于忍无可忍,铁青着脸直冲下楼来。你干嘛骂我父母?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说也是你嫂子。

我呸!我就骂你骂你全家了怎的?小姑子迎上正冲下楼来的王吉丽用手指指着她咒骂着。贱人!你父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才教出你这么个又不孝顺又不能生孩子的贱货。

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也伸出手指指向她。你,你话是怎么说的,你有什么话就冲着我说,不准你骂我父母。

我就骂你父母了怎样?我就骂,你全家都不是人,没素质没教养,都是神经病。小姑子越说越来劲,伸出手用力地推了她一下,她踉跄地倒退了一下,怒不可遏地挺上去反推了她一下,这一下像要了她的命一般,大呼小叫着。嫂子容不下小姑子啦!打小姑子啦!我跟你拼了!

她一下子扑了上去,俩个人一时间是又揪头发又抓手地团打在了一起。一直站在一旁沉默的于然终于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站出来试图用力地将她俩给拉开。老太太呼天抢地地喊着。打人啦!打人啦!媳妇打小姑子啦!打人啦!一时间附近街坊邻居都赶过来围了满满一屋子。

各位乡亲!你们可得为我们母女做主哪!救救我们母女啊!我女儿好不容易回趟娘家来看望我,她就这么容不下小姑子,要赶她走,赶她不走就把她给打成了这个样子。老太太边说边心痛欲绝地拉着女儿的手,翻起衣袖来给大家看。你们大伙看看哪!把一只白滑滑的手儿都给抓成了这个样子!这都乌青了,还流血呢!大伙倒是给评评理啊!我一老太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就站出来说了句话,她居然还打我,你们大伙快给评评这理儿呀!救救我们母女俩那!否则我们非得给她打死了不可啊!呜呜呜……

我没有!我没有打婆婆更没有去赶小姑子,我没有,我没有呀!王吉丽披头散发捂着流血的手肘哭喊着。

你这也太不像话了!又打婆婆又赶小姑子的,看你父母都是当老师的,想不到教出来的女儿这么不像话。

就是!太不像话了!

还不快向你婆婆和小姑子道歉。

街坊邻居们愤愤地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议论着。王吉丽只能把求救的眼光投向丈夫,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他可是一直都在这里的,整件事的起因同经过他都是清楚的。

于然,你说句话呀!我没有!我没有啊!当她那求助的目光寻上他时,他站在老太太的身后缓缓地低下了头,选择了沉默。她哇地一声哭着冲上楼去,抱着棉被嗷嗷地呜咽着,不去理会楼下的各种嘈杂说话声,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人群已经散去了。

他走了进来,轻声唤道。吉丽。

她红肿着双眼抬起头来责问他道。我根本就没有打你妈,整件事你都是看见的,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话?我没想过你能站在我这一边,但至少你得说句公道话呀。

吉丽,对不起。他眼眶通红地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如果站出来替你说话,那让我妈的脸面往哪搁?

你担心你妈的脸面往哪搁,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我的脸面又要往哪搁?还有我的父母,他们的脸面又要往哪搁?还亏我爸妈一直对你那么好,又找人帮你调工作又出钱给你买车的。

我知道你爸妈对我好,可这是两回事,你看我妈她多不容易,我爸死得早,我妈一个人带大我兄妹俩也不容易,她想怎样咱们都得依着她。

可是我明明是冤枉的。她拖着哭腔吼道。

他转身坐在床沿,低垂着头,不语。

王吉丽你给我打电话把你父母给叫过来,我倒是要当面问问他们是怎么当老师的,居然教出个女儿又打婆婆又赶小姑子,想拆散我们全家哪,门都没有,你给我下来,给我收拾东西下来滚蛋。小姑子又在楼下叫嚣。你给我下来,滚!以后不许你再踏进我家一步,我跟我哥可是同一血脉生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是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家,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给我滚!立刻滚出去!

你都听到了吧!连你妹都敢这样对我,你孝顺你妈不敢怎样也就算了,那你妹呢?她现在可是要赶我走,你倒是说句话啊!她泪流满面地使劲摇着他的手乞求着。

唉!算了吧吉丽,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干嘛那么计较?他喃喃道。

怎么倒成了我在计较了?她一脸委屈地站起来,听着楼下未曾间断的咒骂声,咬咬牙,甩开他的手臂转身就准备冲下楼去。

吉丽。他急忙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别这样,吉丽,我求你了,算了吧,吉丽,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吧,求你了。

她一边拼命挣扎着去瓣开他的手,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道。你根本不是个男人,怕你妈也就算了,连你妹也怕!

小姑子在楼下叫嚣了一阵见她仍不下楼来,渐渐地也喊累了,慢慢地安静了下来,最后也不得不悻悻地回自己婆家去了。

哭累了的王吉丽独自在凌晨忽然惊醒过来,按亮灯。怎么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心里打着问号寻下了楼,到处都找不到于然,正当她满肚子疑问走过婆婆房门时,突然听到婆婆房间里传来呼噜声,她偷偷地扭开房门往里边一瞧,丈夫正守在婆婆的床边睡得正哼。她默默地退出来带上门,在黑暗中纠心地摸索着往自己的房间探去。

翌日清晨,王吉丽挣扎着爬起来做早饭。她记得,今天是自己嫁过来后的第一个生日,希望从这一天开始一切都能有所改变。

她做好早饭后等着婆婆起来吃饭,终于等到他们母子一同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碰上她的眼光,欲言又止地闪了一下又回避了。

妈,今天是我的生日。她一边说一边给婆婆盛了一碗粥递过去。我想……

我于家的媳妇是没资格过生日的。老太太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后兀自吃着粥。

吉丽,要不中午咱俩到外面吃个饭吧。于然搪突道。

她的眼里露出些许喜悦,转而看了一眼老太太,她居然破天荒地没有站出来反对!她心里暗自乐开了花,心想。看来他还是爱我的。

结婚半年来终于有机会单独两人出去吃饭了,虽然昨晚闹得极不愉快,可是终究他还是爱她的。她心里想着。既然于然还是爱我的,那自己就不能那么小气去跟他的家里人计较,谁叫自己爱他呢?有一句话不是说。爱他就要爱他的家人吗?她边想着边细心地打扮了一番,临出门前还不忘先帮婆婆把饭菜做好了,然后推起满脸的笑容心情愉快地跟着他去了一家西餐厅吃饭,正当她乐滋滋地享受着这份难能可贵的幸福时光时,他说话了。

吉丽,我们离婚吧。

她如同晴天霹雳,一时愣在那里许久回不过神来。

你看你跟我家里人这么合不来,现在还长了个什么瘤,我家也不是那么有钱,这医下去也不知得花多少钱,而且以后生孩子肯定也会有影响的,我看再这样将就着过下去对彼此都是一种痛苦,还不如离了好。

这是你妈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她痛心地询问道。

我妈想早点抱孙子。他一边拿着匙子轻搅着咖啡一边底着头小声地嘀咕着。

知道了。她停顿了一下狠狠地用手揩去眼角的泪珠,轻蔑地说。谢谢你这份特别的生日礼物,我想,我定会毕生难忘的……

儿童癫痫病如何治愈
成都癫痫病医院地址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丑态毕露网 | 盗墓之王高清 | 地铁动物园站 | 首钢股份有限公司 | 安阳今日天气预报 | 八角游乐园团购 | 中国聋儿康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