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考驾照难 >> 正文

【荷塘】小秘书(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光阴荏苒,岁月蹉跎,到乙未季秋,秦秘书将正式办理退休,算起来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三十年。虽是一员老将,但那些领导们仍然亲切地称其为小秦。在小秦的秘书生涯中,领导不知换了多少茬,现任领导的年龄足足比他小了十多岁,如此这般地称呼,绝非他朝气蓬勃貌显年轻,多半是职位低下人轻言微。

最近一个月,小秦经常很晚回家,倒不是工作有多忙,需要加班加点,他想写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几十年来多在替别人写,今后想写恐怕也没那资格了。人犯起贱来挡都挡不住,在领导面前谨小慎微惯了,现让你抬头挺胸正视前方总觉不自在。当然在这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干点私活还是能做主的,这可是五星级环境外加零成本。

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缘由就是,老婆在家没完没了地唠叨,可能退休在家犯更年期综合症,搞得人家头多大了还怎么写。俗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晚归也充分验证自己有公事在身,对于退休在家的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秦秘书做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熟练地轻敲,发出娓娓动听的劈劈啪啪声,宛如美国黑人蓝调配上打击乐,让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已逝去的悠悠岁月……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小秦和当时所有高中毕业生一样,都面临着城乡两种人生道路的选择,这种选择不是达尔文式的“物竞天择”,应该是一种命令,带有强制性。不过幸运之神还是降临到这位不满二十岁的小白脸身上,他被分配在一家市属国营单位、职工有好几千的纺织厂。这可是上上签,当地有一种说法,女到机械,男到纺工,街坊邻居都夸他命好。

小秦清晰地记得第一天上班的情景:他把自己打理得整整洁洁,穿上过年时才着的毛料上装,足蹬三节式尖头皮鞋,发型三七分还抹了不少发蜡,看上去像新姑爷去见丈母娘。

他被分在织布车间,一块进厂的新员工很是妒忌,理由显得十分滑稽:那里清一式都是女工,男工主要做机器保养,百来号女的中才十来个男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工少了自然就尊贵了,可谓是万花丛中几点绿。小秦不这样认为,织布车间女的多不假,可女工多是非也多,刚才还有位大姐说他细皮嫩肉的,听上去可不像是在夸他;再有织布车间是厂子里最大的车间,百来台织机同时工作,其声震天动地,震耳欲聋;小秦不是好热闹的那一类,面对如此大的动静,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一段时间下来,小秦始终在坚持,不断在克服困难。起初他用棉纱卷成球塞住耳朵,以求充耳不闻。哪知机器的隆隆声是小了,但同时也失去了同事间的交流和沟通。甘蔗没有两头甜,所谓的良策,也未必不是一把双刃剑,只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机器之声,权当是一种自然之音,虽然不是乐音,不能令君养耳而神清气爽,但它比某些声音要好听干净。

车间里还有另一种声音,小秦却难以做到秋风过耳,其声对他的伤害远超机器之声,那就是女工闲时讲的“荤段子”。虽说四周声音嘈杂,但对于那些长期战斗在一线的女工来说,根本就不会妨碍她们之间的交流,尤其讲到荤段子,那尖锐的声音能穿透时空,就算主观上小秦具有很强的自我控制能力,然而在客观上却很难阻止它不断地冲击自己的耳膜。他曾试着躲避,但躲避的问题更大,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有谁胆敢不与他们打成一片。唯一的选择就是改造自己,让自己的思想和言行与他们保持高度一致。

小秦心里明白,与那些女工完全站在一起是不现实的,只要不成为对立面,站在一边做一个旁观者,而不是深入其中做一个参与者,时间久了,也就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了。

小秦庆幸自己做的不错,很长一段时间与多事的女工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他遭致平生中难以忘却的奇耻大辱,他才真正懂得,自己的所谓庆幸是多么的不堪一击,自己的青春也不可能在那里闪闪发亮。

那天午餐后,女工们利用短暂的小憩又在胡侃乱说,见小秦路过,女工甲上前挡道并问:“小秦脸白下面一定也白吧?”

女工乙纠正道:“下面是黑的。”

众女工:“你见过呀?!”

女工乙引经据典:“没听老人说过嘛,男人身上有三怪,一怪不晒太阳下面黑,二怪没有骨头东西硬……”

还没等女工乙话音甫落,众女工蜂拥而上合力将小秦按倒在地,硬是把他的裤子扒了下来,试图以实际行动来确认工友的话是否属实。

此事在整个厂里传得沸沸扬扬,搞得小秦抬不起头。他只能去找厂领导,希望他们能够为他做主。可是厂领导的一席话,让小秦大失所望,可谓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作为一厂之长,在处理厂子里大小事件时,一向比较圆滑而留有余地,处事的老道一般同自身的经历有关。厂领导深懂法不责众的道理,女工侵犯小秦,这是一种群体行为,总不能把她们全关起来,到时谁来替她们上班。但又不能不作处理,太便宜那般素日不把厂领导放在眼里的女工,就意味着领导无能,在小秦那里也交代不过去。领导决定凡是直接参与者每人都写检查,并当面向本人赔礼道歉。小秦以为领导处理得太轻,有点不依不饶的味道。领导显得十分无奈的样子,说这种事亘古未见,世上只有男性骚扰女性,哪有一个大男人被小女人欺负的?领导的一番真知灼见,令小秦哑口无言,他感觉话都说到这份上,就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否则自己快要不是男人了。在万般无奈情形下,小秦要求换个工作环境,领导立马批准了他的合理要求,并很快落实到位。

小秦被安排在锅炉房,因为那里没有一位女工。此事对小秦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不过他没有趴下,而是决定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去实现那壮丽不凡的人生价值。新的工作环境相对空闲,小秦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温习功课,他坚信国家迟早会重视有知识有文化的青年,且为他们提供充分施展聪明才智的历史大舞台。

【二】

1977年的冬天,被中断了十年的高考终于得到了恢复,全国有五百多万中青年参加考试,小秦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在入取率仅为百分之四的残酷竞争中,小秦不负众望,脱颖而出,被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入取。

临行前,厂领导把小秦找去谈话,对小秦几年来在厂里的表现,给予充分的肯定,对因自身水平不够而没有把事情处理好,请小秦多多担当,甚至还说自己老眼昏花,宝贝就在身边却熟视无睹,像小秦这类人才,早就应该坐在厂办秘书位子上,情真意切,悔意绵绵,让小秦万分感动。

......

一阵敲门声,小秦在时空穿越中重回到当下。“这么晚了会是谁?”他赶紧切换了显示屏画面,然后去开门。

“李副市长,您还没回去?”

“我来取份文件,见秘书科灯亮着,看看谁这么晚还在工作。”

“我在赶份材料。”

“小秦今年要退休了吧?”

“今年秋天。”

李副市长在小秦那里坐了一会,谈吐间流露出对小秦为人的欣赏,尤其小秦干了三十年秘书,兢兢业业,事必躬亲,这是很不容易的,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李副市长还征求小秦对组织上有什么要求,提及了按副处级科员退休的几种可能性。主仆平等夜谈,提振了小秦的自信心,让他看到三十多年前的自己。

送走了李副市长,小秦回到电脑旁,用湿面巾擦拭沁满激动泪水的双眼,沉思了片刻,接着一连串的敲击声打破了四周的寂静,载着小秦万千思绪,缓缓地步入那并不遥远的过去.......

四年大学生涯,小秦犹如嗷嗷待乳的婴儿,贪婪地允吸着知识的乳汁,他想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把过去荒废的学业通通补回来。他做到了,他的成绩在全校都是拔尖的。大三时他还入了党,可谓是政治文化双丰收。风头正劲的他,校方向他伸出橄榄枝,要他留校任助教,却被他婉言谢绝,只因在之前他已允诺了家乡的一家日报社,那可是地级市的党报,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和四年前相比,现在的小秦功德圆满,衣锦还乡,一路春风,满目青山。

小秦在本市日报社综合栏目做记者,每天都要下基层采访和社会调查,经他编撰的稿子,总给人以耳目一新酣畅淋漓的愉悦感,尤其他写的文艺评论,感情饱满,笔意流畅,阐扬尽致,很快就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和好评。与此同时,他的勤勉尽职学有所长,也引起市领导的重视,在报社工作不到一年,就被提拔进市政府秘书班子,那年他刚好二十八岁。

仕途上畅达了,生活上也就顺风又顺水。不久他有了属于自己的两居室,有了安乐窝,自然也就引来了貌似天仙的凤,一年后又喜得贵子,三口之家提前过上了小康的日子。三十岁那年,他被选送市党校学习半年,学业结束后被提拔为秘书科科长。

小秦的人生轨迹几乎是一条向上走的直线,正当朋友和家人期盼他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办公电脑不像现在这样普及,为领导写发言稿一般都是手写,时间充裕时,完稿后由打字员打印出来,送秘书处领导审阅签字,这份发言稿就可以交到发言领导的手中;有时领导临时要稿,因时间仓促,未经打印,将审阅后的原稿直接交给发言人,此种做法在秘书科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和往常一样,小秦总是第一个来科室,他整理好内务,便坐在办公桌旁看当天的报纸。没一会儿,电话铃响了。来电人是他的顶头上司秘书长,让他赶紧写一份发言稿,内容是关于在全市掀起一个“大干快干加巧干”的生产建设热潮,下午朱副市长要在大会上作动员报告。

朱副市长是上任不久的劳动模范,文化水平不高,资历阅历无法同那些三八式老干部相比肩,但他政治觉悟很高,又是一线基层提拔上来的,对下面的实际情况更了解,更有发言权,更能反映广大群众的政治呼声。他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加上年富力强斗志旺盛,前途不可限量。

小秦十分清楚这份稿子的份量,故而就没按一般稿件对待,他决心尽自己最大可能为朱市长量身定制。他刻意让行文显得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一改他平时惯有的文人气十足;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他特意请来了原报社社会写真栏目的编辑,经两人反复斟酌修改,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洋洋五千言的发言稿终于出炉了。不敢说它是流芳千古的传世佳作,说它是千锤百炼的扛鼎之作,凡见此文者皆会认同。

下班前,小秦将稿子按时交给秘书长,秘书长阅毕连说三个好字,并令其将稿子直接交给朱副市长的秘书,无需打印了。

整个上午,忙忙碌碌就办了这一件事,连口水都没顾上喝,当下一切皆已办妥,小秦如释重负,瘫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翻江倒海难以平静。不一会儿,几位科员进来,见科长还没有回家,就邀上秦科和他们一起小馆子。这般小年青尚未成家,经常轮流做东吃馆子,不到月底囊中羞涩,寅吃卯粮,相互拆借,你我帮衬,玩的就是那份心跳。小秦一向不与同事一起下馆子,一来他是有家室的人,总不能不顾老婆孩子吧,二来整天跟年轻人玩在一起,会让领导觉得自己不够成熟。今天小秦特别高兴,爽快地答应了他们的邀请,还愿意为他们买单。

小秦与平时一样仍然滴酒不沾,同事不依不饶,“哪怕一小杯,不,哪怕一小口。”小秦可不是轻易能被说服的人,能够左右他的除了领导就是自己。他今天还是喝了,并感触颇深:这酒还真是太奇妙了!

第二天一早,小秦提前来到办公室,第一件事依旧把办公室卫生清洁了一遍,然后为自己泡上一杯绿茶。茶是本地上好的白茶,经开水一冲,嫩芽一根根竖起悬浮在水面,随即有淡青色缓缓向四周漫延。他从容地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几下浮在上面的茶叶,便呷了一口水,顺手拿了一份刚送来的报子,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了起来。一切仿佛都在重复过去,一切似乎都在掌控之中……

电话铃响了起来,小秦赶紧拿起电话,秘书长让他马上过去。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指令,却令小秦产生不平常的感觉,刚刚秘书长在电话里说话的语气,着实让小秦捉摸不透。

小秦不敢耽搁,第一时间便见到了秘书长。秘书长是见过世面的,在属下面前始终保持着长者应有的威严,就算火烧眉毛的急事,他一样不紧不慢,一样把手头的事做得严丝合缝:

“小秦啊,你的材料写得很有水平,这是我和朱副市长一样的看法。”

“多谢秘书长夸奖!”

“凡事都要做到赏罚分明,做好了就要奖励,给他请功;做的不好,甚至犯了错误,就必须严肃处理。”

小秦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又不好直问,只能应付道:“秘书长说的是,秘书长说的是。”

“小秦啊,你的字写得太糟糕了,明知写的不好为何不打印?自以为是害死人呀!”

小秦没觉得自己的字有多么糟糕,记得新来机关时,秘书长曾夸他字写得比另外几位年轻人好,再说没打印也是得到秘书长首肯的,这如今不知出了什么事,怎能全赖他呢?

秘书长看出小秦此刻有些抵触情绪,就进一步把事情挑明:“‘大干快干加巧干’是你写的吧?”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内容没错,有一字写错了。”

小秦要来自己的稿子,反复看了已被红笔划线的那段文字,没发现有什么差错。秘书长走到小秦跟前,用手指点了“巧”字,硬说他把“巧”字写成“23”遭致领导误读,那句话就成了:大干,快干,加23干。

秘书长的一番解读,搞得小秦哭笑不得,虽说这俩字手写体字形有点相似,但是小秦相信就算是初中生都不会误读,更何况是一位党和国家培养多年的高级干部。事情既已发生,小秦只有从容面对。

一个月以后,小秦已不是科长,那些科里的小年轻也渐渐地改口,称秦科为小秦。

三年以后,朱副市长调升为外市的大市长,小秦还是小秦。

八年以后,朱市长必须改口叫朱副省长,小秦年已不惑,科员依旧。

三十年以后,朱副省长已被双规五年,小秦年近耳顺,退休在即。

午夜时分,键盘敲击声戛然而止,四周恢复原有的平静。灯光下,小秦的背影显得不够宽阔,但足以擎起这小小的秘书科,秘书们故而对他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岳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海南哪家癫痫医院好
黑龙江儿童癫痫医院好吗

友情链接:

丑态毕露网 | 盗墓之王高清 | 地铁动物园站 | 首钢股份有限公司 | 安阳今日天气预报 | 八角游乐园团购 | 中国聋儿康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