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孕妇可以吃油麦菜 >> 正文

【碧海小说】山茶花之恋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把去年从山上摘下来的山茶花,放在他的手中。梁梁无法想像眼前的这名烈女子的忠贞与倔强,他的心纠结了一下,目光注视着她,“楠儿,我不值得你这样。”他看了看手里的山茶花,虽然已失去了原来的面目,但花瓣完好无损,洁白无邪,那种美,那种淡雅,那种迷人的幽香,一煞那让他无法形容。寂静的宿舍里,他感觉自己的脉搏飞快地跳跃,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她,但他不能这样自私,他不能拥有她,不能有非分之想。他只是她的老师,这是他之前与她约定好的了。

朱楠感觉他的勉强,也读出他心里的所想。正如他所想的,前方是个未知数,她属不属于他,还很难说。但朱楠心里很清楚,她是爱他的,那种爱是与生具有的,没有谁能走进她的心里,唯独只有他。自从那晚他们双眸交织的一煞那,她知道他是她的真命天子,而她是他的克星,注定是来对付他的。她不管他怎么想,伸出小手握住他的手,然后轻轻地合上他的手。

她仰着头,目光紧锁他的瞳仁深处,深情地望着他说,“这辈子别想离开我,我是来真的。”不容得他多想,楠儿右手把拉链一拉到底。而梁梁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眼前的她已经赤裸裸地一动也不动站在面前。而他眼前的她,毫无保留地褪去身上的衣物,从不刻意去遮掩什么。因为她喜欢他,爱他,胜过爱自己。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他,她是这么想的,哪怕是仅有的一次,她毫不后悔。

看到地板上已经散落一地的衣服,梁梁愕然得说不出话来,他不敢看她,他把身转后望着墙壁,然后严厉地呵斥道,“快把衣服穿起来,听到没有。”

再说,出落如此标致的朱楠,脚上别着蝴蝶结的一双白色高跟鞋,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可能是自始至终喜欢山茶花的缘故,她的衣物全都是白色的,连鞋也不例外。十八岁的她已经发育完整,身段凹凸有致,三围非常标准。透过她光滑的背可以看到她那丰满的双峰,傲然挺立在胸前,淡红的乳晕,浑圆得可爱。宛如一朵出水芙蓉的荷花,清新淡雅,香远悠长,永隽犹存。再透过她的秀发审视她的双眸,清澈见蓝,毫无尘染。目光转身她的下身,一双秀腿别致合紧地站在他的身后,如一朵娇艳玫瑰,等待他的采摘。

“你到底听到没有,快把衣服穿上。”他依然严肃地呵斥。

“不,我爱你。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你,不要拒绝我。”说着从后面抱紧他。

而梁梁背部感觉两团异样柔美的东西在磨蹭着他,他知道是女性最唯美的东西。那两团浑圆的双峰来自她的身体,他感觉得到,此时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害羞地抱着他,在触碰着他,刺激着他,甚至发热。他坚硬地竖起身板,一动也不动,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给瓦解。

而楠儿紧紧地抱着他,把脸埋在他宽大结实的背部,她安祥、甜蜜地享受着男人特有的温暖,结实的触觉。这是她一直从未没有过的幻想,幻想自己有一天靠在如此性感而唯美男人的背部。她一扫往日的娇羞,双手大胆地抚摸他的腰部,然后游走在他结实而宽厚的胸部。她感觉到他炽热的心跳,扑通扑通地从背部传来。

他转过身,双手托着她的秀肩,他的目光沿着她的秀肩一路扫视而上,目光停留在她的双仁里,不敢挪开,并爱怜地说,“傻丫头,你这是玩火自焚,知道吗?”

“我不要你负责,我无法控制自己。再说,我今天走出这个门槛,明天也许不没有机会再进来。我爱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说着踮起脚尖,抱着他的头吻上他的嘴,然后舌尖挑逗他的性感的嘴角。

“该死的楠儿,你不能这样。”话没说完,此时他的嘴已经被朱楠的舌头卷入她的唇中。而梁梁没有办法,他舌头也跟着搅动起来。他激情澎湃,内心深处波澜起伏,心跳加快。

他们旋舞着身体,在四十多平方而还不到五十平方米的房间里。紧锁的房门,暗黄的灯光下,他们的肢体缠绕在一起,舌尖在对方地嘴里打转。

他爱抚地吻着她,双手揉搓她的背部,然后落在她的腰部,控制不住地圈住她的身体。把她反锁在他的怀里,他的吻沿着她美丽的胴体,一路吻上她的秀发。然后停留在她的耳坠上,轻咬着,然后轻缓呼气。而朱楠已经陶醉在他的怀里,她反转身,双手扣在他的肩上,再次吻上他。而他再一次陷入她情感的漩涡当中,让他更无法想像的是,她吻的技巧不亚于一个已婚女士,甚至还超越他所想像的一切。

看着两团将要熊熊燃烧着的干柴,如果没有一瓢清水是扑不灭火的。她的手游走在他的身体上,企图寻找一个入口点。看着生涩的动作,就知道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她笨拙的手指划过他的脊背,来在他的胸前,凭着记忆摸索着他的衣扣,然后一个一个地解开。可该死的,正是她那粗笨的小手,弄得他四处着火,像一团烧灼的火球,欲罢不能……

他们一直站着吻着对方,真希望把双方给吸取,融化在对方的身体里,合二为一。她的手一直没有停过,一一把他的衣物从上而下的解开,只剩下紧裹着腰部以下的内裤,她不敢再去触碰。此时的梁梁,嘴角泛起了甜蜜的微笑,他暗笑这小妮子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

他抬起她的脸,盯着她脸问,“害怕了吧,如果害怕,我们就此打住。”

“不,要……我……我不害怕。”她害羞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然后小手在他的胸肌上画圈圈。

他忍着痛去抓住她的小手,不给她乱动。但他还是不敢看她的身体,因为他要控制局面,以防被这个小妮子攻破。

而楠儿好像读懂了他内心的所想,她暗暗发誓,让自己不要害怕。她忽悠的眼神刚好被梁梁看在眼里,就说,“我们就此打住,要不真的控制不住,我真的不忍心伤害你,破害你的完成形象。”

可正在两人媚眼暗斗中,防不胜防的梁梁,此时他的下身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秀手。该死的小手还紧捏住他的肉棒,握住不放,还有规律地律动。

梁梁忍不住地叫出声,“该死的楠儿,你把我弄疼了,不要……”

“你不是说我害怕吗?是你自己玩火自焚的,哈哈……”笑声未落,她的嘴马上被卷入他的狂吻中,然后他的手掌按住她的小手,压在他的尤物上,摩擦着,揉搓着。

“是我玩火自焚,还是你玩火自焚?你看你的身体已经着火了。”梁梁双手游走在她的双峰上,捏着粉红色的蓓蕾。

“啊……”楠儿呻吟着,她无法克制自己的身体,她感觉到全身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她勾着他的头压在她的双峰上。他们滚躺在床上,他翻转她的身体,把她压在身下。

他拿起楠儿的手,放到他的腰部,让她为他褪下仅有的衣物。楠儿慢慢地脱下他的内裤,闭着眼睛不敢看。可是该死的,她好像碰到他的尤物,刚好从里面弹跳出来。她想把手拿开。可是他不给,他按住她的手,放在他上面。然后喘着粗气说,“握住它,好难受,楠儿……”

“啊……啊……啊……”楠儿抚摸着他的硬挺,羞涩地把头埋在他的肩上。而梁梁哪给她机会,这是她自找的。他的身体重力地压在她的身上,然后轻吻她的双峰,双手托着浑圆柔美的蓓蕾,他低下头吻含着,微妙的感觉继续上升。他的嘴一路吻下来,沿着曼妙的身体,灼热地吻着,深情地吻着,吮吸着,索取着。

他双手托起她把她放平在床上,下身顶在她的私处,让她感受他炽热的跳动,膨胀的变化。

楠儿突然感到自己的某个地方多了一件尤物,那尤物在刺激着她,让她微微发颤。她想逃开,可是有双有力的手托起她的下半身,准备迎接他的冲刺。她不得不按他的意思,微微张开两条秀腿,圈住他的腰部。让他完全抵触在她的花蕊间,而她再一次呻吟着。他看着她的脸,“第一次会痛的,你要挺住,几分钟后就不痛了。”

“嗯,啊……”她无法忍受他给她带来微妙的化学反应。他的肉棒轻轻地抵触在她的身体里,试想冲刺,可是抵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不敢前进,再前进一步,他真的得赔送他的一生,他还是不想占有她,因为她还很年青,也很单纯得可爱,更不想她为他牵守一生。

而楠儿不给他机会,她抱着他的腰部,用力地迎了上去。可梁梁还是不忍心,他快速地把它抽出她的体外,放在她的外面。然后按住她的双手和身体,呢喃地说,“这样多好,傻瓜。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五年后,你没找到对象,我依然守候在你身旁。我真的不能这样占有你。听话,就让我这样抱着你,也算是给你一个美好的回忆。”

楠儿流着泪,看着心疼她的人,她无语地与他相拥在甜美的下午,这个下午是她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因为他是她的初恋情人,他让她熟读了整个人生,不管将来怎样,她是爱他的,她相信他也是爱她的。如果不爱她,他会不顾一切地占有她,朱楠微笑地与他进入梦乡。

十里长滩的一个偏僻的山茶花村里,远远就闻到鞭炮声。而坐在村头的村民们感到惊讶,个个面面相视,“这谁家放的鞭炮呀?”

商店的女老板说,“还有谁,不就是朱老大家的二女儿考上大学了,今天是她入学酒,听说办得好风光,请了二十来桌的人。相当于娶一个媳妇所办的喜酒。”

“这朱老师,还真舍得,花那么多钱摆这场酒。而且是女儿,又不是儿子,将来这小妮子也要嫁人,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我的,可没那份钱。”村二锅说。

“你哪能和他比呀,他可是有体面的人,再说朱楠考上理想的大学,也为他争了不少光,人家脸上贴的是金,你脸上贴的是牛粪。”李大娘看着二锅头那张歪脸笑道。

“李大嫂,话可不那么说,我人不怎样,但人是有尊严的,我可没得罪你呀。”村二锅生气地说。

商店的女老板娘这时见他们吵了起来,便走过来拆开他们,这是她的商店,她可不想因这事让一对本来就有矛盾的死对头防碍她的生意,“大家说话得注意形象,今天可是咱们村最高兴的日子,你们可不能在这里添乱。人家朱老大该怎么办,是他的事,我们无权干涉。再说他的几个子女当中,唯独只有朱楠能接他饭碗,这是他的荣幸,不管女儿也好,儿子也好,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如果将来她嫁个有钱的丈夫,不就享福了吗?”

回头来说朱伯荣为了女儿的升学酒,他提前一个礼拜准备。写请帖,然后把写好的请帖分别寄到亲朋好友的手中。没办法汇出的请帖,他都一一打电话通知。其实电话通知是最方便的,但地方有个习俗,一般情况下,有请帖比电话来得更有礼貌,也是对对方的尊重。

而左邻右舍,他提着糖饼一一亲自拜访,然后递上请帖,时间订在8月29日。这刚好是她去年得知高考落榜时失魂落泊的日子,也是决定她第二个人生转折点的日子。因此,朱伯荣选择了这个美好的日子,一是怀念那个高考落榜的日子,二是迎接崭新的日子。这两个日子,给朱楠带了不一样的人生,也因这两个日子,她从一个失意的人生走向一个美好的人生。

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朱伯荣一家简直是热火朝天,香客如流,川流不息,鞭炮声不绝于耳,以至村里村外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而朱伯荣正站在门外迎接贵客,站在一旁捧着茶水穿着紫色裙子的妹芽就是朱楠。她今天打扮得特别的漂亮,笑容特别的灿烂,如诗一般的姑娘,扎着马尾巴,与父亲一起迎接客人。

而朱伯荣的几个小孩忙着招待父老乡村,还有远房亲戚。请来的亲戚差不多到齐了,准备到上桌的时间,还不见岳父和丈母娘驾到。朱伯荣等急了,他连忙招待大儿子过来,吩咐道,“胜儿,快去打电话,问你小舅,他们到哪了,你说酒准备凉了,叫他们快点……”

而朱强胜的小舅可是有名的酒坛子,三斤不倒。今天他陪着两老来参加外甥女的入学酒,本来打算今天外出广东的,可是择日不如撞日,姐夫难得喜事临门,他取消了行程。再说今日儿不来,也对不起姐夫这几年的关照。他和老爷子正谈论着朱伯荣坎坷的人生,正聊得投机,此时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看号码,是外甥胜强打来的。

“喂,小舅,你们到哪里了?就差你们了,我爸爸说酒快凉了。”朱胜强在电话那边特意强调语气。

“到村角了,一会儿就到。叫你父亲留点酒,要不这趟我可白来了。”张冲笑到。

“酒有的是,这个你放心,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们到哪了,需不需要我去接你们。”朱胜强关心地问小舅。

“就到了,叫你爸放心。”张冲对着外甥说。

“那我放心了,我爸爸说,你没到,他不敢鸣炮。”

这小舅虽说是个粗人,但在朱伯荣的眼里,他可是个好小舅。每当农忙的时候,他一有时间就过来帮忙,犁田收割,只是这两年他看出打工了,来的机会也少了,今天再不来,也不懂何年何月才有时间。

且说朱楠的外公外婆都是七十高龄的人了,他们一生有六个子女,而朱楠的妈妈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上有一个哥,还有一个姐,下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而朱楠的大舅五十七岁,比张连敏大五岁,最近听说他成了‘倒插门’的女婿。之前由于家里贫穷,没人看上他,且说他不是很低俗的人,人也长得不错,就是没人喜欢上他。朱伯荣曾经为他花了好几千块钱,可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钱被骗走了,老婆也讨不到。这可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对方是拖子带女的寡妇,小孩都结婚生子了,而朱楠的大舅倒成了他们家的保护伞,那女人本身已生养了四个小孩,没办法也没能力为他生半个儿子。有没有孩子倒没什么,图的是能在老年时候有个伴相依靠。

这两个老人的子女当中,只有他们的二女儿命最好,嫁了个好丈夫,膝下有四个小孩,现在儿女都长大成人,他们也放心,唯独不放心的是其他儿女,他们老了也帮不了,各自成家立业了,能帮也帮了,不能帮的也没办法了,现在是享福的时候了,人老了,图个儿孙满堂,是他们晚年最希望的。上个礼拜听说要给外甥女办入学酒,他们乐得睡不着觉,也要争取来一趟。今天要不是小儿在,他们也没办法来参加外甥女的入学酒。

十分钟后,朱伯荣终于等来了岳父大人,而张冲从三轮车上扶下两位老人。朱楠跑过来搀扶外婆的手,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她抱着几年不见的外婆亲了又亲,“外婆,可把我想死你了。”她一边抱着,一边叫上里屋的母亲,“妈,外公外婆到了,你出来迎接。”

里屋的张连敏迎了出来,接一而三的是几个姐弟也出来了。他们迈着步子高兴地走出来围着几年不见的两位老人。

他们在鞭炮声中,高兴地走进了大门。

朱伯荣吩咐小儿朱伟,“开始鸣炮。”朱楠的弟弟拿着烟点着三个大大的炸雷“轰……轰……轰……”震响了整个山村,大家高兴地入座。

而朱伯荣站在厅堂上宣布,“今天是小女的大学入学酒,承蒙大家赏脸,我也想不到,你们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朱伯荣倍感荣幸。下面请大家入座,举起酒杯,先干为敬。”说着端起酒杯,与大家敬酒后一杯下肚,然后举起空杯说,“感谢你们的捧场,有的是酒菜,请大家畅饮。”

说完又吩咐几个小孩招待客人,而他则跑去招待自己的岳父和小舅子去了。

生物疗法治辽癫痫
陕西哪里治疗癫痫
洛阳市癫痫医院疗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丑态毕露网 | 盗墓之王高清 | 地铁动物园站 | 首钢股份有限公司 | 安阳今日天气预报 | 八角游乐园团购 | 中国聋儿康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