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扬州电视台王小小 >> 正文

【冰心】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太阳从乌云后露出少半边脸,微风轻拂,阵阵寒意袭来。突然间狂风大作,无情地吹起地上的黄土,飞沙走石。空中“呜——呜——”作响,树枝无奈地摇摆,行人睁不开双眼。一位头戴钢盔,眼戴墨镜,身穿貂皮大衣,脚蹬皮靴的年轻小伙子,手持一把雪亮的尖刀,踹开一所小院破旧的门,气冲冲地飞奔进去。

“出来!不知好歹的东西!”一声大喊。屋内老妇人闻声急忙出来。小伙子摘下头盔,怒视着老妇人,快步向前奋力刺去。“兔崽子!”老妇人见状躲闪大叫。小伙子由于用力过猛,扑了个空,一头跌倒在地,满身满脸灰尘,尖刀也因此飞出好远。老妇人的叫声惊动了四邻。

“两年不见,这小子长能耐了!”“这什么孩子!”“吃豹子胆了!”“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邻居们议论纷纷。

小伙子在群众的呵斥声中,被带到村委会。村支书、村长不仅没收了他的尖刀,还教训了他一顿。面对众人的指责,他耷拉着脑袋,愤然离去。

原来,老妇人婚后五年未生。民间流传着“抱孩引孩”的说法。她情急之下,三年之内相继抱养了一女一男——柳儿和大牛。大牛虎头虎脑,聪明伶俐,老妇人对他更是疼爱有加。真巧,接下来三年内,她就又生下了一女一儿,取名红儿和小牛。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柳儿刚十岁时,父亲不幸患病身亡。孩子们没了父亲。老妇人没了丈夫,孤寡一人带着四个孩子。仅凭她一个劳力,靠挣生产队的工分,养活孩子们,即使清汤寡水,也难以维持生计。看着可爱的孩子们一天天消瘦,她心如刀割。但是生活的重担没能压垮她。她勤劳善良,白天趁生产队工作的间隙,挖野菜,以填饱肚子;晚上织布缝衣,穿针引线,再把剩余的粗布卖出去以贴补家用。十多岁的柳儿帮妈妈做点家务,大牛帮妈妈照看弟妹。孩子们听话懂事,生活虽然艰辛,但她却感到快乐。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继续着。

可是,孩子们得上学呀,学费问题又是一大难题。在好心人的介绍下,她认识了河南一位男子老畅。老畅为人敦厚老实,他们俩情投意合,共同生活在了一起。孩子们也再次有了父亲,生活有了转机。一家人其乐融融,欢乐无比。孰知世事难料,风云变幻莫测。不到几年工夫,老畅病魔缠身,带着对夫人深深的依恋和对孩子们的难以割舍的爱撒手人寰。老妇人再次陷入丧夫的悲痛和生活的困境之中。

老妇人心碎了。人死不可复生,生活还得继续。孩子们渐渐长大,开销也随之加大。接着又该考虑孩子们的婚娶费用了。她该怎么办呢?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们,她再次改嫁到河津,以求找到生活伴侣,共同改变困境。然而,天不遂人愿,丈夫老石比较自私,经常宠惯着他的孩子,而总是使唤老妇人的儿子大牛,让他干大人的活却不给好脸色看。十六七岁的大牛生性耿直,看不惯老石的种种做法,要求母亲回家。老妇人教育大牛:“两个家庭,习惯不同,还是再努力努力。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教育孩子们勤劳善良,时刻叮嘱自己恪守妇道。接下来的日子,生活依然如故,大牛见劝母亲无效,无奈之下,独自一人擅自离开石家。这可急坏了母亲,她才带着其他三个孩子踏上了回家之路。

老妇人风尘仆仆,返回老家,决定给他找份工作,赚点钱为娶亲做准备。

无巧不成书,无风不起浪。大牛却听人说了他自己并非亲生的,而亲生父母家境富裕。他想:“与其跟着养母受苦,还不如跟随着亲生父母,去过生活幸福。”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来到一座新式住宅前。“妈——妈——”他一边拍着门环,一边大声呼喊。“谁家的孩子?你找谁呢?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去!去!去!别打扰了我休息!”说着,就伸出双手要把大牛推开。大牛赶紧抱住亲生母亲,声泪俱下:“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呀!您怎么能忘了呢?”中年妇女似信非信,这才将他领进屋里,端详着面前这个消瘦而秀气的孩子,确实和她自己的两个儿子长得一模一样,问道:“多大了?哪年哪月那日生?”“十八岁。1972年9月9日生。”“天哪,真是我的孩子!十八年前,三儿子呱呱落地。由于家境贫困,自己想再生一个女儿,迫不得已,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忍痛割爱把孩子双手送给了别人,期望孩子能过上好的生活。整整18年了,我怎么会忘记?”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中年妇女喜极泪下。今非昔比,家境富裕了,她看看孩子破旧的衣服,心痛不已,情不自禁地说道:“好哇!来了好!别再回去了!这儿就是你的家!”大牛连连点头。顿时,他换上了时髦的衣服,住上了舒适的房子,摇身一变成了富家公子。大牛的亲生父母一拍即合,安排他留在自己家的钉子厂工作。

这里的幸福生活,让大牛彻底忘了根本。他想起以前的贫困生活,甚至痛恨起养母来。他觉得多年来,养母亏欠他的真是太多了。

两年的时间里,任凭养母怎么召唤,大牛一次也不肯回去。时间过得真快,男大当婚了。他想起来养母的女儿——红儿妹妹,聪明善良,能说会道,心里情不自禁生出爱慕之意。

一个早晨,天气寒冷,却风和日丽。大牛穿着笔挺的西装,扎着领带,外穿貂皮大衣,脚穿皮靴,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来到养母家。“大牛,回来了!娘给你做好吃的!”养母急忙拿出小板凳让他坐下,看着两年不见的孩子,迫不及待地说道。“谁稀罕呢!”大牛冷冷地应声道。“你没有给我们兄弟姐妹带来好生活。看看我现在,吃穿不愁,又有新摩托车,请把红儿许配给我。我能给她幸福!”大牛一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模样,看也不看养母一眼。养母目瞪口呆,一时没反应过来。“你算什么东西,背叛娘亲,丧尽天良,禽兽不如!还想美梦成真,没门!”红儿妹妹愤怒至极,说着便连推带搡地把他推至门外。养母也没有阻拦,只是独自一人偷偷地流泪。她不怪孩子,只怪自己,让孩子们跟着受苦了。红儿妹妹不同意大牛的追求,养母也不动员。此时此刻,大牛恼羞成怒。他那扭曲的心灵使他返回去找了一把尖刀冲向养母的小院。

再说大牛,以后几年来,在与朋友的聚会中,总有好友提及他与养母的关系,询问养母的现状。从一次两次的含糊其辞,到朋友的再三追问,他毫不知情,无言以对。“你这儿子怎么当的?”“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这样的儿子连狗都不如!”“你怎么从一尺长长到十九岁的?”“回去看看母亲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养母十九年的恩情呢?”“百善孝为先。”“人无完人,包括伟人在内。但连父母都包容不了的人,还怎么做人呢……”每逢聚会,每遇到熟人,这些指责、教诲、劝告的话语常常萦绕在他的耳际。每当此刻,养母那慈祥善良勤劳朴实的形象总在头脑中闪现。十年过去了,他自己的孩子也快十岁了。看着孩子日渐长大,想想自己对孩子付出的辛劳,已为人父的他渐渐懂得了人情世故,懂得了当年养母孤寡一人抚养四个孩子的艰辛、坚强与不易;想着自己在养母家,兄弟姐妹共度的虽清贫却也欢乐的时光,想着一家人难以割舍的亲情,惭愧不已。

他由于家境优越,在亲生父母的扶持下,生意如日中天。在北京做生意的同时,他联系了当年的小弟,对弟弟倾心帮助、扶持,兄弟的感情得以恢复。他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给妻儿讲述自己小时的故事。“坏蛋爸爸!你这样对奶奶,我也不爱你了!”儿子举起小手指着他,大声说道。“还不快去看看养母?”妻子也责怪他。他带着深深的愧疚,带着妻儿奔向养母家。一进家门,看到年近七旬的老母亲,面容憔悴,万分羞愧,他忍不住潸然泪下,急忙磕头跪拜:“妈,恕孩儿不孝!我知错了!请责罚!”母亲满脸的皱纹乐开了花,急忙扶起了大牛。大牛紧紧地抱住母亲,好久好久……

在母亲为小弟筹备婚礼之际,大牛特意送去三千块钱,解了母亲的燃眉之急。婚礼上,弟弟敬上一杯美酒以表谢意。大牛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母亲,看着弟弟,心中升腾起无限的喜悦。

2018年3月19日

哈尔滨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北京癫痫病医院排名
女性癫痫有哪些病因

友情链接:

丑态毕露网 | 盗墓之王高清 | 地铁动物园站 | 首钢股份有限公司 | 安阳今日天气预报 | 八角游乐园团购 | 中国聋儿康复中心